推广 热搜: 成都 

中国“世界工厂”的头衔,要被东南亚抢走了?

   日期:2019-09-22     作者:吴晓波频道    浏览:766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
成为会员▲收听音频

到公众号回复“早茶”,领取每天精神食粮

产业转移为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腾挪出了新的空间。

口述 / 吴晓波(微信公众号:吴晓波频道)

前两天,有个朋友送了我两条牛仔裤,质量非常好,我翻看了一下厂标,想知道这条牛仔裤是哪个品牌生产的,结果看到了一行英文字母——Made in Cambodia, 柬埔寨制造。

在1990年代初的时候,我买了生平第一条牛仔裤,香港制造的,当时售价是150元,相当于我一个月的工资。

过了10多年后,有一次我去菲律宾旅行,在它的首都马尼拉附近有一个非常大的商场,里面有成千上万的服装、食品和电子产品,这些商品的背后都有同一行英文字母—— Made in China

这行字母意味着进入本世纪后,中国逐渐成为了全球第一制造业大国,生产出来的商品销售到了全世界。

而到了2019年的今天,我居然穿上了一条Made in Cambodia的牛仔裤。所以 30多年来的斗转星移,产业转移的潮流时时刻刻发生在我们的生活中。

中国的制造业,特别是劳动密集型制造业的产业转移是从2008年开始的,而到了2011年,产业转移逐渐成为了潮流。  

在这些承接中国产业转移的国家中,东南亚是最重要的一个区域, 其中越南的热度最高。

比如全球第一大运动鞋品牌耐克,2010年它在越南的产量就已经超过中国了。而如今,根据耐克官网显示,耐克目前只有18%的工厂设在中国大陆,大部分迁移到了东南亚国家, 其中 越南生产的 鞋子占到了耐克全球产量的一半以上。

再比如越南的电子产业,已经出现了区域产业群聚的趋势。

在越南河内,三星将设立东南亚地区最大的研发中心 在海防市,LG总共投资了15亿美元建造厂区,专门生产电视、手机和车载设备;而 在胡志明市,英特尔、捷普、三星也纷纷建立了设备制造区。

而很多我们中国的企业, 比如维珍妮、波司登、喜临门等 ,也纷纷把厂房迁移到了越南、缅甸、柬埔寨、印度尼西亚等国家。

那么问题来了,以越南为首的东南亚国家,是否有能力完全吞下从中国转移出去的制造业,替代中国成为下一个“世界工厂”呢?

我们客观地分析一下,这些东南亚国家既有优势也有劣势。 优势有两个,第一是劳动力,第二是运输。

东南亚国家的共同优势就是年轻人口多, 30岁以下人口占总人口50%以上,而劳动力相比中国更为便宜。

根据越南劳动部的数据,一个越南 工人的平均月工资在1500元人民币左右。而在缅甸和柬埔寨则是600元左右, 相当于 中国的1/3到1/8

然后是海运, 国把服装、鞋子等货值较低的商品出口到欧洲、中东和非洲,就必须走海运,走海运就必须通过马六甲海峡,需要在新加坡港中转和停靠,中国企业每年会为此支出一笔不菲的海运费用。 

而东南亚国家由于独特的地理条件,航线更短,拥有自己的港口,运输上的成本优势更为明显。

不过,东南亚国家的劣势也十分明显。

首先是供应链不完整,只有工厂没有生态, 很多原材料、零件、机器等都需要从中国进口。 例如,柬埔寨70%的出口商品是服装,而面料和配件还得从中国运过去。根据越南海关总局的数据显示,2018年越南对中国的贸易逆差是1600多亿元人民币,其中从中国进口的设备占到800亿元,从中可以看出越南制造业对中国的依赖。

这有点像80年代初中国的“三来一补”政策:原料、设备、技术从海外引进,然后利用国内廉价的劳动力和土地成本生产,再把制造出来的商品销售到其他国家。

其次是东南亚国家的劳动力素质普遍偏低,而中国在全球制造业价值链中, 最有价值的是我们拥有1.65亿的熟练技术工人,他们都接受了良好的职业教育,同时非常勤奋,有良好的纪律性。

在这一点上,无论是东南亚,还是人口更多的印度都没办法跟我们相比,而且在中短期之内都无法超越。

此外从总规模来看,东南亚国家的世界工厂能力跟中国还有很大的差距。 越南统计总局和中国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, 2018年越南的出口规模是2447亿美元,而中国是16.4万亿人民币。

但是从中长期来看,这些国家不管是人口素质、产业规模还是基础设施等问题,都会随着时间而解决, 它们 在某些品类的制造能力和规模上超过中国是一个大概率事件,这是全球化产业转移的潮流。

同时,东南亚制造业近几年来的异军突起和中国工厂的迁移,也已经给中国制造敲响了警钟。 我们会 因此 经受种种的阵痛,但同时也为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腾挪出了新的空间。

今天,这篇文章的话题来自“每天听见吴晓波”的音频。 【点击此处,立即收听】

上周吴老师还聊了聊以下几个话题

点击图片,就可抢先试听哦

本周四,吴晓波频道发布了《2019年新中产白皮书》。那么,我们是如何定义中国的新中产的呢?他们到底拥有多少财富?这些财富从哪里来?他们又是如何投资的?

本期音频,吴老师讲了讲中国新中产有关财富的问题。

每逢过节回家,几乎每个父母都会“催婚”“催生”。这背后又蕴含着什么社会学原理呢?而那些完全不在乎升学、结婚、养老的人,他们又为什么能活得那么潇洒呢?

本期音频,吴老师讲了讲“社会时钟”对人生的影响。

2019年,长租公寓行业“爆雷”了,十几万的房东和房客被坑惨。为什么这个不错的新兴行业被做烂了呢?它的商业模式又有哪些问题?

本期音频,吴老师讲了讲长租公寓行业衰败后的思考。

在《2019年新中产白皮书》中,我们发现新中产的社会关系分为两层,内层是数量稀少的熟人,外层是数量众多的半熟人和泛泛之交。那么新中产的社会关系为何会演变成这样呢?

本期音频,吴老师讲了讲中国新中产社会关系的问题。

你有多久没好好学习了?

立刻加入《每天听见吴晓波》

帮你提升商业智慧,找到财富机遇

点击按钮 解锁1000期音频

音频策划  徐涛

音频运营   |  项静  音频主编  孟洁

 
 
更多>同类新闻资讯
0相关评论

推荐图文
推荐新闻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违规举报